藏宝图 主页 > 藏宝图 >

著名篆刻家马家雄老师一行应邀参加中国昆山鑫

发布时间:2019-08-22

  现场开码。原标题:著名篆刻家马家雄老师一行应邀参加中国昆山鑫琨缘酒业开业庆典并合影留念

  序言:马家雄,祖籍浙江金华,生于1959年10月,喜欢石雕,人称石痴。在师承诸多名家后,他把更多的心血放在了对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中。在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瞬间,马家雄总爱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展示着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也展示着一个中国篆刻家的 真挚 情怀。拉着板车,累得吐血,但他在亚运会首次在中国举办期间,编写了一本《百马印谱》,献给组委会。

  1989年,当时在昆山水泥厂做水泥拖运工的马家雄,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听到第11届亚运会将在北京举办的消息,激动得一夜没睡好觉。他想,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这样一个举世瞩目的盛会中,应当要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呢?马家雄每天拉着板车,拖着上千斤的水泥,一直在想。一件事突然给它带来了灵感。他想,1990年是马年,自己又姓马,何不就在马上做文章?他准备用他的刻刀,为亚运会献上100个关于马的篆刻印章。

  说干就干。为了寻找关于马的资料,马家雄到苏州市的各个图书馆查找资料,临摹马的图形,到军营里看马的各种神态。他还收集商标、邮票、火花,对许多自己不认识的象形文字,请教一些老前辈。对所需要的石材,他到上海、苏州等地购买。一年多的时间里,马家雄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寻找马,刻写马,有好几次,他累得吐血。水泥厂领导得知了这个情况,给予了马家雄极大的支持。他们让他到厂工会工作,保证他的创作时间。在1990年6月份,马家雄终于刻出了200方印章,他精心挑选了100方,编写成《马家雄百马印谱》,在市体委和水泥厂领导的协助下,当年7月1日,马家雄在亭林公园举办了首次展出。在当时任省体委副主任的孙晋芳的安排下,马家雄在南京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孙晋芳给予了马家雄很高的评价:你的百马石刻印章我看了,很有风格,我代表省体委感谢你。在省体委有关同志的联系下,亚运会召开前夕,马家雄携带着1000本《百马印谱》,走进亚运会组委会。国家体委奥林匹克衷心感谢他的捐赠为发展体育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亚运会开幕式的马家雄,心潮澎湃。一个拉板车的水泥工人,能够走进奥林匹克中心,是何等荣耀的事啊!在那个激动人心的氛围里,马家雄下决心要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展示给全世界。

  为了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国旗情结,他找到国旗设计者曾联松,并且策划了曾联松与港、澳区旗设计最高奖获得者肖红两代大师的历史性会面。

  马家雄有着很强烈的国旗情结,源于30多年前的一次课堂学习。那时他上小学五年级,第一堂美术课,老师教大家画国旗。他问老师,国旗的设计者是谁,红旗图案设计的寓意是什么,可是老师却没答出来。而这却在他的心中一放就是几十年。

  1996年,香港回归祖国前夕,想到回归时五星红旗将与香港区旗一同升起,这一时刻将是全世界中国人的骄傲。马家雄心潮起伏。他想编一本书来纪念这段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他依然发挥自己的篆刻专长,为这本书取名《97香港回归祖国书法篆刻名家作品集》。要让这本书有意义,莫过于让五星红旗和港、澳区旗的设计者都能留下他们的墨迹。他自己也为这个大胆的想法狂喜不已。

  在收集其他书法篆刻名家的作品的同时,马家雄四处打听五星红旗设计者的相关情况。1997年初,一位在上海工作的亲戚告诉了他五星红旗设计者曾联松老人在上海的消息,并且帮他了解到了曾老的具体住址。马家雄激动不已,立即赶往上海。因为平时不修边幅,别人又不熟悉他,他在曾老门前吃了多次闭门羹。有一天,他上门再次被保姆挡在门外时,他爽性坐在台阶前,准备一直等到曾老出来。保姆见他态度这样坚决,便详细了解他的情况,包括马家雄的籍贯、来意等,说帮他通报一声。一会儿,保姆出来,让马家雄进去,但要求马家雄很快结束谈话,因为曾老的身体不好。

  躺在床上的曾老看见马家雄,亲切地叫了他一声:老乡。原来曾老的老家在浙江瑞安,而马家雄的老家在浙江金华。曾老的亲切呼唤迅速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马家雄告诉曾老,自己是五星红旗的崇拜者,香港即将回归,自己想出一本书,来纪念这一历史性时刻,希望能够得到曾老的亲笔签名。80多岁的曾老,十分激动,用颤抖的双手,在一面五星红旗上为马家雄签上盼望香港回归六个字,并与他合影留念。本来只有几分钟的谈线个多小时。

  欣喜若狂的马家雄带着曾老的签名,立即奔赴河南大学,找到港、澳区旗设计最高奖获得者肖红。肖红对马家雄的举动十分支持,也欣然为他在港、澳区旗上签名留念。当肖红听说曾联松老人依然健在时,十分兴奋,情不自禁地表达出对曾老的向往之情。

  香港回归前夕,马家雄编写的《97香港回归祖国书法篆刻名家作品集》顺利出炉,因为有了曾老和肖红的题字,更显弥足珍贵。他印了970本,并且为香港特区寄去了97本,以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

  香港回归之后,马家雄惦记着肖红的愿望,1998年夏天,他和昆山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一起,陪同肖红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看望了曾老先生。两代大师亲切握手,这是一个何等热烈的场面!肖红说:当港澳回归,五星红旗在中国大地上高高飘扬,这是中国的骄傲。曾联松拉着肖红的手,热泪盈眶。马家雄和肖红还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向曾老捐赠了50面五星红旗和港、澳区旗。曾老用自己颤抖的双手,一一为旗帜签名留念。两代设计大师的聚会,被中央电视台、上海卫视等全过程记录下来。肖红离开时,将一面最大的澳门区旗签名后送给了马家雄。

  为了一份来自澳门的邀约,他单骑迎回归,行程2000多公里,带去对澳门的一串祝福。

  与肖红告别时,肖红问马家雄澳门回归时是否有意到那里去一趟。马家雄欣然答应。肖红迅速与澳门书法家协会主席连家生联系,介绍了马家雄的相关情况。1999年9月初,马家雄收到了连家生的亲笔邀请函。因为离澳门回归还有一段时间,马家雄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骑车到澳门去。

  这个过程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涉及的问题数不胜数,单位、家庭、路上的安全等等,但只要取得一点点支持,马家雄就毫不犹豫地上路了。他携带着50枚自己雕刻的荷花和50面澳门区旗,还有自己设计的路线图。这一路线枚带有五星的邮票,每到一处就盖上那里的邮戳。他用这样的方式庆祝国庆50周年。

  这一走他几乎将生死都置之度外。在福建、浙江交界处,因为长途疲劳,从一座山上下来时,被一块石头碰了一下,连人带车一起翻倒,一直滚到山边,幸好有两棵树挡住,才捡回一条命。走过福建时,他的一个包又被人偷走,所带的钱和许多资料丢失了,这让他很伤心。没办法,他就一路上摆地摊,帮人家写字、画画、刻图章,继续前进。到达珠海,他的行程正好1999公里,澳门、珠海的许多媒体都对他单骑庆回归活动给予了极大的鼓励。

  踏上澳门这片土地的时候,他被热烈的气氛迅速感染了。在向有关人员赠送了肖红亲笔签名的澳门区旗和其它礼品后,和兴高采烈的人群一起,排了一个通宵的队,购买了中国政府对澳门行使主权的历史见证书。

  很多人说他痴,说他傻,但他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2008年的时候,他想征集所有中国奥运金牌获奖者的签名,送给组委会。

  在中国银行昆山支行,马家雄有一间自己的工作室。他把自己的全部时间都用来钻研雕刻工艺。他的一些特立独行的举动,让周围许多人无法理解,包括自己的家人。一个40多岁的人,至今没有存款,全部都放到自己的兴趣中。面对别人的风言风语,他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我要表达我的爱国心。虽然一无所有,但我的精神财富千千万万。

  今年奥运会中国人再次扬眉吐气,马家雄也激动无比。他用100张宣纸画了100个奥运会徽,准备将奥运获奖选手的名字刻成篆刻印章,印在宣纸上。接下来的几年,他想征集到所有奥运获奖选手的亲笔签名,作为一份珍贵的礼物,送给2008年中国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