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8lt.com 主页 > 0118lt.com >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蔡襄《初夏帖

发布时间:2019-09-07

  蔡襄我得到您的书信,十分感怀,在杭州停留了两个月,如今才继续北上,(在杭州时)观赏了斗茶,不可胜数,也是春天里的一大盛事啊!您任职的地方的风气与您十分合适,这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唐询说:“王白今年斗茶被游闰赢了比赛,真是一件令人诧异的事呵!初夏时节风景清和,希望您多多保重。

  P.S. 随信送您的贡茶大龙团十分稀罕,青瓷茶碗略微粗糙。临别时匆匆向您致意,还欠周到。

  宋皇祐二年(1050年)11月,蔡襄自福建仙游出发,应朝廷之召,赴任右正言、同修起居注之职。途经杭州,约逗留两个月后,于1051年初夏,继续北上汴京。临行之际,他给邂逅钱塘的好友冯京(字,当世)留了一封手札,这就是《初夏帖》。

  注:冯京(1021年-1094年),字当世。鄂州江夏(今湖北武昌)人。北宋大臣。曾祖时南迁粤西之宜山龙水(今广西宜州市),至祖父时落籍江夏(今湖北武昌)。宋仁宗皇祐元年(1049年)己丑科状元。为宋朝最后一位三元及第的状元。历官翰林学士、扬州、江宁知府,枢密副使、参知政事。因反对王安石变法,罢知亳州、成都等地。宋哲宗即位,累官宣徽南院使,以太子少师致仕。绍圣元年(1094年)去世,年七十四。追赠司徒,谥号“文简”。冯京著有《灊山集》,今已佚。

  信中所载“唐侯”,即唐询(彦猷),为福建路转运使。“唐侯言: 王白今岁为游闰所胜。大可怪也”一句,据徐邦达先生考证认为:“是指有关茶的事情。唐氏曾官福建路转运使,福建是产茶的地方,可知那时唐氏正在任上。”(《古书画过眼要录》)所谓“有关茶的事情”,也就是当时的斗茶活动。

  注:唐询(1005—1064),字彦猷,钱塘(今杭州)人。以父荫任将作监主簿。北宋天圣年间(1023—1032),应诏献文章,名列前茅,诏赐进士及第,知长兴县,后以太常博士知归州,因翰林学士吴育荐引,任御史。未及赴任,因母故世,回里奔丧。后除尚书工部员外郎、直史馆、知湖州,迁江西转运使、福建路转运使。入朝复任三司户部判官,出为江东转运使。又因朝廷缺人修起居注,得入为知制诰。又因与参知政事曾公亮有亲党之嫌,出知苏州,转杭州、青州、进翰林侍读学士,累迁至右谏议大夫。召还京都后,判太常寺,进给事中。卒后赠礼部侍郎。好书法,尝得欧阳询书数行行书真迹,精思学之,书艺大进,遥以书名天下。笔迹遒媚,非精纸佳笔不妄书。喜爱收藏砚台,著有《砚录》3卷(已佚),另有文集30卷。

  根据信中语气揣测,王白、游闰两人,均当为蔡襄、冯京和唐询所熟识。“王白今岁为游闰所胜”,这条“战况”,由唐报蔡,再由蔡达冯,又说明他们都是斗茶圈子中人。通过这条消息,我们不难透视到宋人斗茶的激烈程度,斗茶已成“一春之盛事”,而且形成了相当的规模,出现了不少的高手。蔡襄对此事的评语,虽只有“大可怪也”的寥寥四字,却形象地表现了王白作为一个常胜将军,而今失手于游闰,令一代茶艺权威惊呼“大可怪也”,并郑重其事地与好友通报,足以证明了斗茶一艺在宋代士大夫们生活中的特殊地位。

  《初夏帖》尾后两行所书“大饼极珍物,青瓯微粗,临行匆匆致意,不周悉。”其中的“大饼”,当指当时的贡茶大龙团;青瓯,则当是浙江龙泉青瓷茶碗。在这一茶友间的礼尚往来中,我们还能感觉到,在茶具的使用上,除斗茶所必用的兔毫盏外,日常品茶,恐怕还是多取青瓷的。

  蔡襄《初夏帖》云:“大饼极珍物,青瓯微粗,临行匆匆致意,不周悉。”此信是写给冯京的,蔡襄皇佑三年末从故乡应召赴京,当世也自荆南通判御任还朝,两人邂逅于杭州,可能是冯方到而蔡将离去,因此蔡襄临行赠送团茶和茶具,略表心意。

  《初夏帖》书体属草书,共十行王中王493333免提网站,字字独立而笔意暗连,用笔虚灵生动,精妙雅妍。通篇虽不及“茶”、“茗”一字,但其中蕴含的风流倜傥的人物形象,及其游戏茗事的清韵,则真是呼之欲出,袅袅不绝。

  蔡襄(1012年3月7日—1067年9月27日),字君谟,福建路兴化军仙游县人。北宋书法家、文学家、政治家和茶学家。

  天圣八年(1030年),蔡襄登进士第,先后任馆阁校勘、知谏院、直史馆、知制诰、龙图阁直学士、枢密院直学士、翰林学士、三司使、端明殿学士等职,出任福建路转运使,知泉州、福州、开封和杭州府事。治平四年(1067年),蔡襄逝世。累赠少师,谥号“忠惠”。

  蔡襄为官正直,所到之处皆有政绩。在福州时,去民间蛊害;在泉州时,与卢锡共同主持建造万安桥(洛阳桥);在建州时,倡植福州至漳州七百里驿道松,主持制作武夷茶“小龙团”。所著《茶录》总结了古代制茶、品茶的经验,而《荔枝谱》则被称赞为“世界上第一部果树分类学著作”。

  其诗文清妙,书法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为“宋四家”之一。有《蔡忠惠公全集》传世。